爱一个受伤的灵魂,真的太难了

图/Shutterstock

爱一个受伤的灵魂,真的太难了

你知道你之所以没得到很多爱,是因为你很难爱吗?
 

总说着要原谅、要放下,但那种努力,其实是为了「放过别人,才能放过自己」,
那不是真的原谅,而只是认了,认了「我没力气计较了」,懂了「与其把时间拿来恨你,不如拿来爱自己」。

那不是原谅,那只是不敢去恨。
 

我真正原谅那些不爱我的人,其实是在养了一只黑色小土狗以后。

她是一只很有个性的狗。

有个性不是错误,但是当「有个性」与「没安全感」并存时,与她共同生活简直是二十四小时没得放鬆,

她从没想过刻意伤害我,但我连脸都挂彩,

她只是很需要我,但我睡不饱到牙龈浮肿,

她只是惊慌失措紧张害怕,我知道,但可悲的是,我发现「爱是最好的解药」这句话,完全是自我感觉良好的误会,我爱牠但我无法叫隔壁把铁皮屋顶给拆了,免得雨打在铁皮上发出声响,我爱牠但我无法叫救护车别经过我家巷口,那不是把牠抱在怀里惜惜就可以解决的事,牠会张牙舞爪露牙齿,而我只能感伤奈何明月照沟渠。那时我忽然想到,我老对男友说「我没有想要你做什幺啊!只是想要你安慰我」,可当他靠过来时,我嘴里讲的那些夹枪带棍的话,是不是跟一只因为恐惧而低吼的狗一样令他望而生畏?

有时候我真受不了,就离开了,拿着手机去附近咖啡厅坐着,宁可无聊的将FB来回刷十遍,也不想跟牠共处,不是不知道牠一个人在家会焦虑,但那时我满脑子里只想大喊:「我已经让妳卢了一整天了,想独处一下过分吗?」
于是我原谅了已读不回搞失蹤的前男友。

有时候已经逼近临界点了,但清屎清尿还是要做,不想丢包责任,只剩嘴巴可以发洩,张嘴就是「妳为什幺不能像上一只狗一样乖?」
于是我体谅了老把前女友挂嘴上的前任恋人。

有时我推开房门,牠在睡觉,我简直像做小偷一样放轻声音脚步,就怕牠醒来又缠着我,简直想把自己缩到最小最小,小到牠看不见。

于是我终于明白,那些我不主动提出要做什幺、对方就什幺也不肯做的被动男人到底是怎幺回事,他们只是觉得,我已经够烦了,好不容易我自主安份,他们还是趁机休息,少出现在我面前好!

没安全感的人或狗,只是需要爱和关注而已,我知道,我明白。
可是妳知道为什幺妳讨爱讨的这幺辛苦吗?因为妳很难爱啊!

难爱并不是因为麻烦或难照顾,一切都是态度。

有时候,女生会很哀怨,觉得自己很独立,也不需要男人养、也不需要男人嘘寒问暖,可为什幺男人最后却离开妳,离开妳就算了,还找了一个连灯泡都不会换的弱智女?妳以前在那裏安慰自己「他很忙」「我该体谅他工作辛苦」,结果转眼他能牺牲睡眠去为对方换灯泡,why?

以前我以为那是大男人式的英雄主义作祟,后来却发现,更多的是态度带给别人的感受。付出需要回馈,这个回馈不是妳特地操办五菜一汤为他补身,还是拿牙刷把他的马桶洗的晶晶发亮,而是在那当下让对方觉得「我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你需要我,所以我找到了与你相伴的意义。就像我上一只狗是长毛米克斯,还有异位性皮肤炎,洗澡加吹毛加上泡药浴,连同事后整理,一个大好的周末下午就报销,可是洗好澡后她会开心,跳来跳去表示要出去玩,一叫她名字就直线冲过来将我扑倒,我很少会对她说「你看我为你做了这幺多」,因为在过程中,我得到了成就感,我觉得开心,反而是刚领养的小土狗,洗澡吹毛虽然半小时解决,但她完全不配合,我总是边洗边忍不住叨唸「你以为我很爱帮你洗澡?我也很累好不好」,如果牠会说话,大概也会说:以前你洗五个小时不喊累,现在半小时就抱怨,怎幺差这幺多?

难爱并不是因为妳不体贴,而是有太多假体贴。

我们做很多看似体贴的行为,可真正的目的并不是体贴对方,而是希望对方看到妳是个体贴的人,因而心疼妳、因而对妳好,可对方不是笨蛋,他看的出来,妳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受尽委屈的戏码,然后分派了一个自私无情的角色给他,但对方只会想:我哪里自私?我已经这样对妳了,我还自私?

妳想以退为进,妳想阴他一把,他不是不知道,于是假装没看到。

当我们没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好之前,恐怕是遇不到好人的,因为好人也会被妳弄坏,或者说,妳会把他的好看成坏。

他下班后第一个就来找妳,妳却说:「终于想到我了喔?我是你工余的娱乐喔?」

他约妳去两人同行打八折的新餐厅吃饭,妳却说:「干嘛?没打折的话你宁愿一个人去吃是不是?」

你觉得他这种凑合的心态是污辱,你端着架子说「宁缺勿滥,如果你不是非要我不可,我也不希罕」,可是世界上本来就没有谁非要谁不可,你们处的这幺糟,他又不是自虐,为何还要非你不可?

我原谅那些伤害过我的人,在我养了一只小土狗,并找了训练师之后。
(如果有人也遭遇与我同样的困难的话,真的很建议找吐蕊鲁格斯派的训练师,有太多时候,不是「习惯就好」的问题,而是你们之间的信任度不够,牠不相信你不会伤害牠,于是牠连嚐试着习惯的勇气都没有)

在专业的指导下,我才明白,我爱牠可显然不知道该怎幺爱、不知道该如何让牠感受到爱,徒劳无功的付出让我很累,而这样的烦腻写在脸上,牠也感受的到,于是变成恶性循环。

爱不是「你一厢情愿付出,对方就能感受到」的东西,难解的心结得交付专业,你得知道他在抗拒、他真正恐惧的什幺,光拿着零食鼓励他,只是变相让她觉得「我为了从你手上得到一点食物,得上刀山下油锅」,就像当初,那些男孩子们也不是真的对我不好,可我却老觉得,为了得到他们的一点温暖,我像个乞丐似的哀哀乞求。

请相信那些离开妳的人,真的也尽力了。

因为,爱一个受伤的灵魂,真的太难。

密丝飘的脸书专页
密丝飘新书 爱情专线1999

  爱一个受伤的灵魂,真的太难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