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机】远征日本当AV男优他懂女人的身体却不懂女人的心

【时光机】远征日本当AV男优他懂女人的身体却不懂女人的心

虽然全身已经脱光,交媾的性器也都在萤幕前一览无遗了,27岁来自台湾的AV男优张翊还是坚持用化名:「我是不太担心别人怎幺看,我朋友应该会满羡慕的吧…只是我爸妈都还不知道,现在也只能等他们发现之后再说了。」

张翊才刚从日本「载誉归国」,他和另一位台湾男子林宽一同参加了日本AV拍摄,这是日本製作公司的「台湾感谢祭」企划,向台湾徵选素人到日本拍片。这个全台湾异性恋男子的梦想,执行过程也非常有台湾男人出一张嘴的风格,最后只有十几位报名,台湾面试场只来了5位,最后由日方决定人选。

男优徵选有什幺条件吗?比如要有「镇国神器」?「报名标準只有一项,18岁以上男子,还要附性病检查报告,没有要求尺寸和性能力。」之后,他坦言自己入选的主要理由是:「因为我比较敢,没什幺忌讳,有人要求不露脸,有的要求声音要变声,我都不必。」

也不是真的无尺度:「年纪超过40岁、过胖的女优,我硬不起来。」日本知名男优清水健曾遇过,有些女优下体有不明分泌物也要硬着头皮舔下去,你不怕吗?「早期这个产业没有健康检查,现在有,不担心这种状况。」对他这样的素人来说,最担心的是:「第一次要在二十几个人面前做爱,会怕硬不起来。」

他请教现场另一位资深男优如何保持「硬挺」,对方说:「男人不能只是看而已,还要『想像』,要想像各种情境才会一直保持硬挺。」拍摄从早上6点半到深夜,有很长的前製沟通作业、灯光调配,真枪实弹的爱抚前戏约15分钟,「本番」抽插约20分钟。而花了一整天的拍摄,日本製作公司当作这是「粉丝体验」,只出了机票和住宿,并没有任何演出费。

A片都是真的吗?至少男优的高潮可能是假的。「我是素人,现场这幺多人射不出来,有段口爆,是现场助理用假精液先注入女优口中。」另外一场「中出」的桥段,也是由工作人员人工加工处理,因为是有码片,观众不容易看出真假。

倒是有件事,张翊认为是真的:女优的潮吹,「她真的就喷出来了,假不了。」即使AV产业人员曾私下表示,A片的潮吹都是假的,有的可能只是尿,但张翊仍坚持:「她开拍前是喝了很多水,但没有尿味。」医学上对女性是否真的有潮吹仍有争议,张翊说真实世界的女伴很少遇到有潮吹的例子:「台湾女生做爱都比较保守,爽也不会说,高潮也不会叫。」

念中学时的张翊沉迷于街舞,运动量大,身材极瘦。(张翊提供)

看似惊世骇俗的张翊性经验并没来得特别早,「23岁时,买的。第一次,没做得特别好…就莫名其妙结束了。」旧照里的他身材瘦扁,身高167公分只有54公斤,「朋友笑我营养不良,有人还以为我吸毒。」他国中开始就迷上街舞,不爱念书,几乎把所有时间都花在跳舞上,他指着照片:「你看这个样子,怎幺会有女孩子喜欢嘛。」

做爱容易,谈爱难。「我觉得学校应该要开一堂课教我们怎幺谈恋爱。」他遇到喜欢的女生就脑子一片空白,不知要说什幺好。「以前遇到女生我会说,我喜欢吃拉麵,那妳呢?现在比较好一点,我会仔细听她到底喜欢什幺,迎合她喜欢的话题聊,但还是聊不起来。」张翊的困境也是许多台湾男性的困境,他们看A片学性交,却没有片子教他们怎幺谈恋爱。

「以前,同学到我房间就是看A片,他们随便传来一张女优的截图,我都可以跟他们说,这是哪一部,放在我的硬碟的哪个档案夹里。」父亲从事装潢工作、母亲是美髮师,父母也不谈性,唯一的性教育是学校:「学校只教性器官的解剖图」。他说,去日本拍A片也是希望能把性拿到檯面谈,不要再遮遮掩掩。

张翊的做爱技巧不错,身边总是不乏可以相互「配合」的女性,但关係总是停留在肉体阶段,他也不知道为什幺。他不明白都能把女优搞到潮吹了,何以想要谈一场正常的恋爱却是比潮吹还难:「性这种事是很生理反应,你可以找到对方的敏感点,一直攻,可是爱不是啊,我永远不知道对方在想什幺,在意什幺。」

他想要终结母胎单身,如果交了女友,他最想做的一件事:「我只想跟女友拍各种放闪的情侣合照,一直贴脸书,把这几年我没拍过的份,一次补足,闪瞎大家。」那幺做爱呢?「那一点也不重要了。」最淫蕩放纵的,也是最纯真的。性器、抽插、高潮都毫无保留向众人公开展示,却仍坚持替自己取一个化名,好像保存一个最纯真的空间,留给那个还没出现的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