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sten Junius 剖析气候变化投资风险与回报

Karsten Junius 剖析气候变化投资风险与回报

气候变化带来重大风险

气候变化带来的负面结果直接影响高度依赖自然环境的经济活动,如农业、旅游业或房地产业,这些行业一般是投资者的宠儿。目前,有很多旨在控制全球暖化的政治活动,透过制定碳排放目标及碳定价机制,促进建立低碳经济,为碳密集式资产的资本价值带来被侵蚀的风险。从事能源及公共事业,或与此等行业息息相关的企业所承受的碳风险最高。事实上,这些企业拥有或掌控大部分碳储备(化石燃料),因此需为目前的全球碳排放量负上较大责任。

在目前碳化经济环境中,碳风险覆盖範围更广泛,包括水泥製造商、採矿及钢铁业、汽车製造商或再保险行业。投资管理服务的最终受益人 (领退休金者、保险持有人、私人和主权投资者)不仅直接受气候变化所影响,亦间接为他们的投资带来风险。因此,气候变化是机构投资者及资产管理人诚信责任不可或缺的一环。

了解组合内碳排放风险

有关气候变化的未来规管发展範围及方向已趋明确,令投资组合面对现时无可避免进一步扩大及增加的碳风险。上述相对複杂及具递增性的发展,要求投资者以较宏观及具预期性的态度面对碳风险。同时,掌握未来规管发展性质及领先投资者行为的资讯,提供了管理及降低碳风险的宝贵观点。应付这些挑战的首要是衡量及了解投资组合内的碳风险;然后便可考虑以各种策略方案,以纯防守型策略甚至重大增值计划等,积极为构建低碳经济出一分力。

把气候风险併入投资过程的第一步是量度组合内碳排放风险的源头。为此,瑞士嘉盛银行利用已发布及估计的年度排放数据,及通过计算投资者声称透过持股而拥有公司的总资产,得出该公司佔总碳排放量的部分,以估计组合的碳足迹。投资者亦可透过评估剔除组合中排放大量二氧化碳的公司,从而了解个别公司于整体碳足迹排放方面所担当的角色。

利用公司已发布的化石燃料储量数据,我们可根据燃料的碳成分,估算各种燃料未来潜在的排放量。加上指数加权数据,我们可看到各组合投资于拥有特定类别化石燃料储备公司的比例。透过减除对拥有煤储备的公司之投资,我们可大幅减少为未来排放的融资,或投资于潜在搁浅资产的风险。

两重要且容易实施策略

处理投资组合碳排放风险的两个重要及容易实施的策略,分别为化石燃料撤资及低碳索引。化石燃料撤资策略乃消除对拥有已探明煤、石油及天然气储备的公司之投资。有两大经济动机驱使市场人士以撤资作为气候风险综合策略,此两动机为:缩减投资组合整体碳足迹,及减少对潜在搁浅资产的风险。然而,忽略所有其他可持续发展因素,而撇除很多能源及公用事业公司的做法,会导致投资组合的行业配置出现不必要的扭曲。从前瞻角度看,这方法未能把握更清洁化石燃料在能源生产中带来的机遇。

除化石燃料撤资外,近期得到指数供应商拥戴的另一方法是涉及低碳的被动式指数策略。这方法通过複製传统股市基準,提高对低碳密集企业的分配,令财务表现未至于大幅偏离原有指数。

虽然这方法在投资组合层面可降低总碳排放指标,但简化成完全基于单一数据点作投资决定,会令投资者承受风险。

主动式策略捕捉阿尔法

主题式投资(选出最顶级公司及主动参与关键企业)是在投资过程中加入气候风险,具影响力及针对性的投资方法。

重新定义排放监管机制,将有助发展及提高对新技术解决方案的需求,从而推动因气候变化风险带来的主题式投资机会。能在这新环境下兴旺起来的包括:可从替代能源、污染控制及资源效益获利的公司。然而,由于投资领域窄,而且相较市场指数,资产大量分配在若干行业之上,所以组合波动的风险会较大。

「最顶级」是筛选公司的一种方法。此方法限制只准投资于比同业具有更优秀环境、社会及管治表现的公司。气候风险管理方面,主要体现于重要环境指标,例如减排目标的进取程度、有毒废料排放管理及清洁能源使用。

主动式参与以两种模式体现──股东与个别公司就特定议题的对话,及集体参与监管机构、标準设定机构及投资者倡议。在气候变化的大前题下,这些方法显得尤其有意义,因为公司的决定未尽长远,或未能综观未来情况及业务环境,若不加以约束,狭隘的规划可引致破坏价值的项目。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