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Tech 成为未来十年英国的驱动关键,那台湾金融业下个

FinTech 成为未来十年英国的驱动关键,那台湾金融业下个

文:顾问公司研究员 林致品

在全球化下的金融业发展,我们可以看到两套剧本,在英国上演的是一套,在台湾则是另外一套。

科技或技术进入(或称入侵?)各行各业的程度日渐深入,连结一个社会经济脉动的金融产业自然也不能免于这个风潮,于是金融科技(FinTech)或数位金融等概念的发展也越来越蓬勃。

随着传统银行与 FinTech 结合的层面越来越广,预计将影响包含支付系统、普惠金融、伊斯兰金融、消费者保障与货币业务等金融业各个应用领域。这样的趋势正如同当年英国的工业革命,新的技术带动经济与产业活动的发展,却也让人力被机器所取代。在金融产业中的高劳力密集工作也非常有可能在自动化的浪潮下被取代,包括柜员、行员、理专等这些我们常

在传统实体分行看到的人,未来都将被网站、手机 APP 所取代。相较于传统银行,FinTech 将可以提供更多的金融服务, 因此在工业革命发源地的英国被视为是金融业未来十年计画中的驱动关键 。

受到脱欧程序启动的影响,英国金融科技部门的创投资金从 2015 年的 12 亿美元下降到 2016 年的 7.8 亿美元,在就业职缺,传统银行也传出即将大举裁员的消息。不过,英国在转型到工业 4.0 的路上,仍旧需要结合金融科技与数位金融的力量,FinTech 还是大闹人才荒。甚至, 社会也在反思教育体制应该如何改革才能符合潮流与产业所需 。

镜头转向位于西太平洋的岛国台湾

前不久,行政院提出了前瞻基础建设(简称前瞻计画),民进党视这个计画为台湾基础建设升级的法宝,连林全院长都亲自担任简报的报告人。但是,细看里面的政策内容,都让人觉得这个新政权的政策思维其实跟蒋经国时期的十大建设没有多大的差别, 甚至还有人称这根本就是马英九的爱台十二项建设重新包装又再上架出清 。

当然,我们不能否认台湾在绿能、水资源等领域非常需要革新与转型,但官僚作风的保守思维却让人不免担心最后的执行成效会是如何。一样的担心,我们也在金融业看到了。

当李开复预测,未来八成以上的金融业工作未来将会被人工智慧所取代时,台湾的金管会主委李瑞仓则是想找银行董事长、总经理来喝咖啡,告诫银行高层不要为了提高营运而採取裁员。李瑞仓还特别强调,银行如果为了提高经营绩效而裁员, 这间银行的总经理可能要换人 。

但不知道主委有没有想过,如果银行发展 FinTech 可以提高经营绩效,那面对这样技术升级而被迫解散不需要的团队或人力时,政府应该拿出什幺对策?是提前协助产业升级与人力资源转型?还是高喊我们要发展 FinTech 但传统的人力一个都不能裁?

前瞻应该是放眼未来,重新拟定我们如何从现在走向理想社会的蓝图,因此政策设计思维就必须跳脱既有的框架,借重国际经验来展望下一个世代的愿景。面对全球化与技术冲击的金融业更应该如此,不但要打破旧有的僵化体制,更要洞悉未来的脉动。台湾金融业经历了失落的十年,大家都焦虑地问,我们的下个十年要靠什幺?

——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